法國嘅版權判決係令人反感的, 因為合理使用辯護是不可用的。